文史资料
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:民革党员抗战回忆录——我亲眼看过的日本侵略军

一九三五年我出生在河南省开封市。我两岁时抗日战争就开始了,从四岁开始有记忆时,就生长在战乱中,开始全家在省内到处逃难,老家河南孟县的房屋被日本人烧光,无家可归。又因为我的祖父是抗日将领,若被日本人查到,可能全家被杀,无奈祖父将我全家转移到当时的大后方四川。

回忆起我四岁时回到孟县的一个小村子里住,经常听到一喊日本兵进村了,大家就到处躲藏。妇女们很快就将锅烟灰抹到脸上,当时我妈妈才二十多岁,毫不列外的把一个脸弄的又黑又丑。后来我才知道,那是日本兵一进村就喊着要花花的姑娘。我们经常全家扶老携幼外逃,有时候慌乱中走散了,几天都找不到家人。有一次躲进后院的黑窑洞用土坯把门封住,大人都闷得难受,听到日本兵推墙的响声,我一两岁的小妹妹吓得要哭出声,妈妈一手将她的小嘴捂住,幸好墙未被推倒。等鬼子走后,我的小妹已不出气,嘴脸青紫,等了好久才哭出声来。鬼子进了村见鸡捉鸡,见狗杀狗,就因我家狗向他叫了几声,便拿起刺刀满院追杀,后来狗躲进我重病在床的曾祖母床下,床前尽是屎盆尿罐,臭气难闻,狗才免一死。村里有一家,丈夫送妻子回娘家,路遇日本兵,妻子被轮奸,还要她丈夫在旁边看着,真是惨无人道。更惨的是我听到的,邻村有一个女孩,被他们把她两腿朝上分别绑到被拉拢的两棵小树上,猛将小树放开,女孩被撕成两半,这是血淋淋的事实。今年我已经80岁,往事历历在目,看到的听到的,日本侵略者做的坏事,还多的很,因年老记不太清楚了,只上述几事,让我永世不忘。

注:祖父刘耀扬字师尚,是河北保定军官学校毕业,参加过讨袁护法和护国运动等。参加过“八.一三”上海战役等等。后又任云南讲武堂的步兵教官,以后又到黄埔军校任教官,最后在昆明任行营中将参谋长。因龙云反蒋,他也被逼退役,到上海养病,后又到香港参加宋庆龄、李济深组织的民革组织。四九年回京参加开国大典。后被委任国家林业局任专员,因他将秦岭南麓的一片森林及北京十几套房产捐献给国家,抗美援朝时任命他为捐献委员。文化大革命被整病死。据祖父来信说:国家承认他为“抗日将领”。


 

作者:刘美蓉  绵阳民革党员